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聚爱书 -> 历史军事 -> 大唐朝请郎

章节目录 第72章 陇右7战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你等以为这赵偏将,可是一心追随李太尉鞍后?”

    “非也,我等同赵偏将俱是一般,只是无法脱身,只能虚以委蛇。私下里偏将多有牢骚王师不至,我等俱知。前几日偏将曾欲行军东渭桥投李郡王,可惜被盯的太紧,无法成行。”

    “到是难为赵偏将了。他叫什么名字?”

    “回上将,赵偏将名为贵先,在陇右行伍多年。”

    张军点了点头,想了想:“即是如此,某便随你们走一遭,去泾阳城内看一看。”

    “郎君不可。”王如意大惊失色。

    “你若是怕了可以不去。”

    “仆下,仆下不怕,只是此刻情况未明,郎君何必以身犯险?”

    张军指了指那个讲话的游击:“此人眼神明朗,谈吐有节,声音浑沉,某信他所言不虚。无须劝谏,去准备吧,用过晚晌咱们就出发。”

    王如意还想再劝,被张军一瞪就说不出来话了,急的跺了跺脚。可是这会儿营中张军最大,张良带兵去了富平,一时也是找不到人来劝说。

    “莫要慌乱。带几位军士去用晌,把他们的战马好生伺喂着,晚些一起出发。”

    “把他们放回去?”

    “嗯。是友非敌,何来捉放?你挑二十个人与我同行,你留在营中守候……你可懂得?”

    “我……职下尊令。”

    张军这次出征比较急,军队整训也是才开始,什么都不健全,营中连个副团长都没有,只有让王如意守营了。王如意也是清楚这一点。

    晚饭是肉粥加烤饼,粥里和饼上全是胡麻,也就是芝麻。

    唐代人有两大爱,就是芝麻和大蒜,顿顿都离不了,芝麻什么都往里加,吃什么都要就着蒜。不过确实挺香的。

    还有醋。不过张军对这个时候的醋那个味道有些,还不那么适应,还有待努力。

    热气腾腾的吃了饭,浑身通透脑门见汗,全身上下都洋溢着一种叫满足的感觉,就想找个地方躺下睡一觉。

    可惜条件不允许。

    张军带着王如意在营中溜了溜腿儿,其实是交待了一些事情,然后就带着选出来的二十名亲兵,和那七个俘虏一起去了泾阳城。

    张军甚至连铠甲都没穿,大槊也没带,就是习惯性的在常服里加了层步兵甲,带着他的特制横刀和三棱刺就上马出了营门。

    “郎君。”跟到营门口的王如意这一刻差点化身为送战妇。

    “可还记得某的话?”

    “记得。”

    “嗯,紧守营门,游骑十里。某去去就回。”

    “诺。”

    一行二十八人顺着渭水东行,五里多的官道可以说顷刻即至。战马表示热身都没完成。

    这会儿天还没黑,远远的就见城门上下人影绰绰,待到了近前,一伙骑兵迎了上来:“止步。何人?”

    因为天还没黑,城门还没关,这才有人过来截问。

    如果是晚上城门一关就没人搭理你了,凭着你去叫吧。大唐的晚上是宵禁的,正常人没有人会在夜间活动。

    “李七哥,是某等。”那个和张军搭话的俘虏纵马上前,和对面答话。

    那李七哥仔细看了看几个人:“你等,怎么回来了?不是被捉了吗?”脸色一变就去抓矛:“你等害我?”

    “七哥且慢,听小弟解释。”

    “不用废话了。”张军轻叩马腹,战马晃晃悠悠的踱到前面。这一人一马这个架式现在配合的贼溜。

    “某,凤翔府少尹,西京司马张增在此,叫赵贵先来见。”

    “凤翔?”李七哥呆了一下。这词儿熟啊,他们都算是凤翔的兵马。“某,某部主将乃凤翔行军司马齐。”

    “他已经不是了。张公镒为李楚林所杀,本府杀了李楚林及其附逆,却从未见过齐昭,想来已经弃官而去了。你等即自认为凤翔兵马,着赵贵先来见某就是。”

    “李七哥,你去请赵偏将来吧,咱们不用跟着李太尉造反了,仍然是我巨唐战卒。”

    “李太尉人雄势大,不知,不知郎君带了多少兵马前来。”李七哥拱了拱手。

    “本府在此,凭李太尉前来就是。尔速去传话。”

    李七哥犹豫了一下,还是转马回去了。

    张军不进城,并不是怕,而是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什么的,必竟是在人家地盘上,闯城这事儿可大可小,没必要。

    等了有十分钟不到,忽啦一下子从城内奔将而出数十骑兵来,甲胄齐备矛槊森森,出了城门向两冀一展,向张军这边兜抄过来。

    张军摆了摆手,止住了亲兵的动作。看着对面居中的那个武将。

    “某陇右赵贵先。未请教。”赵贵先在马上抱了抱拳,打量着张军大声问话。

    “齐昭的副将?”张军也在打量赵贵先。

    “正是。”

    “你,可还认作陇右之兵?巨唐之卒?”

    “某,某等从未变过,只是势不可挡无可奈何。”

    “即然如此,可愿归附凤翔大营?”

    “想……那个,郎君啊,李太尉不日将至,大军过万,如蝗似狼,我等,螳臂难搪啊。”

    “还是个识字的,武举?李太尉也好,朱太尉也罢,俱是叛逆罢了,大唐健儿难道还怕了战阵刀枪?只须问了自心,要敌要附凭一念之间罢了。

    某引凤翔战卒在此,你等,做了决定吧。

    若是想随李太尉荣华富贵,那某就当没来过,明日再见刀枪说话,若是还以巨唐战卒居,那便归营抗敌就是。想多无用。”

    赵贵先摘下头盔在头上抓了几把:“郎君哪,齐司马不告而去,留某与一营健儿于昭应,进退不得。

    朱太尉李太尉先后称王,人雄势大,某要顾及健儿性命,故不曾反抗。

    某受皇恩在李唐为官做将,是巨唐的兵卒,是万万不敢造反的。如果不是一直被人盯着,某早时就带着健儿们遁走了。实在是没办法呀。”

    张军算是看出来了,这就是个没有准主意的,也算是难为他了,主将走了,他带着一营的军士完全就是懵的,总算是顾着大家的性命,到是没出差错。

    历史上,他随着李怀光一直到退守河中,被李怀光派去占同州,然后这哥们带着兵马进了同州以后,被裴向一劝就悔悟了。老子是大唐的军官。

    结果抢城占地的叛军直接干起了守城的事儿,把李怀光差点没气得吐血。

    这个人有勇,但需要有主心骨。就是他只能当副手,得有人出主意做决定,他就会干的非常好。

    “赵校尉,即然自认还是我凤翔的兵,那你去召集军士,全部移军到某部大营,守城之事交由某部即可。

    若是开战,你等全凭自愿,一切待战后回了凤翔再说。”

    “某,某等,”

    “速去。”

    “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