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聚爱书 -> 玄幻魔法 -> 血税

章节目录 第二十的三章 伊洛蒂的宏大策划 其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非凡者之间的战斗好刺激,竟然连法师塔都给你们弄坏了,我怎么就不在场呢!”

    伊洛蒂挥舞着指尖的菖蒲,沿着曲折的山道一蹦一跳地向山顶走去。

    碧绿的树荫遮掩着古朴的小路,三三两两的游人迎着黄昏时怡人的海风,悠闲地向踩着青石板铺就的石阶。

    “你要是挨打的那个就不会这么说了”

    格里菲斯摸摸脸颊,前几天挨的揍还记忆犹新。套在外衣上的银色锁甲随着他的行走发出轻微的撞击声,时刻提醒身边的游客这位活泼的少女正处于严密的守护之下。

    连续的袭击事件发生以后,驻守在鹤浦镇附近的非凡者和城防军都紧张得要命。看到自己的法师塔被削飞了一半的康尼克斯连夜向中央、奥法议会和海区舰队通报了情况,请求他们派来更多的非凡者围剿,加强了岛上巡逻的同时向总督提议进行宵禁。

    如果不提法师指挥官之间的摩擦,海区总督的响应还是很快的。即将到来的花见祭奠是岛上的重要节日,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会带来可观的收入,宵禁是绝对不可能的。

    在整个祭奠的高潮,伊洛蒂甚至要作为一年一度的花见少女登场。

    “我说,你不是好多年不在这里了吗?”格里菲斯抹问道,“你是怎么被选中成为祭奠少女的?”

    “因为好看呀!”伊洛蒂理所当然地回答道,“因为这事,他们把我山路竞速赛的名额都取消了。”

    因为好看,这理由可还行。格里菲斯一想到鹤浦镇少了一个公共交通的隐患就忍不住在心里叫好。

    “没有公开的评选过程吗?”

    “睁开眼睛看看不知道了么!”穿着连衣裙的少女在路沿上旋转起来。

    “那个,那啥,恩,花见少女没有别的要求吗?”格里菲斯总觉得市政厅选出好几年没有在岛上生活的伊洛蒂做祭奠少女难以理解。

    “有的噢!我要在祭奠仪式上跳舞,”伊洛蒂跳下路沿,来到格里菲斯身边挽住他的胳膊,“舞蹈很难的,等会还要排练几遍。”

    这我知道,今天晚上就是来保护你排练的……格里菲斯看了眼几乎是贴在自己身上的少女,没有甲胄的胳膊上传来让人心跳的触感,让他非常紧张。

    “晚上好,格里菲斯,你们要迟到了,”安柏从前面的树荫下站起身来,朝着慢悠悠爬山的两人招招手,“你是伊洛蒂吗?初次见面,我是安柏·罗泽丽忒。”

    “晚上好”

    伊洛蒂轻声打了个招呼,带着细微的敌意看了看性感阳光的金发女孩?把格里菲斯的胳膊抓得更紧了。

    “安柏和我一起处理了春分号上的堕落法师?是个很可靠的同伴,”格里菲斯说道?“在抓住那些破坏分子以前?我们俩负责你在外面的安全。”

    “我有你就可以了,”伊洛蒂嘟了嘟嘴?捏了格里菲斯一下,“你身边怎么都是漂亮女孩子?社会要不和谐的!”

    “好嘛好嘛”安柏摊了摊手?“我不会打扰你们的啦只是在你忙着祭奠的时候,和格里菲斯一起在附近保护你的安全。顺带和他一起吃点酸奶冰,糖果子,外加一起赏月和放烟火。”

    这个祭奠这么有趣吗?还有酸奶冰和烟火?格里菲斯向往地想了想。

    伊洛蒂神色淡然地放开格里菲斯的胳膊?轻盈地向前走了两步?踮起脚尖转过身来,微笑着对安柏说道:“等你看完我的舞蹈再说这话也不迟。”

    穿过了曲折的山路,在半山的缓坡上,一条漂亮的街市已经铺开。居民们在街市的入口搭起红色的形状奇特的门廊,沿着半山的斜坡和台阶一个接着一个地摆开糖果子、烟花、锦绣的小铺。

    距离花见祭奠还有一些时间?但是商铺们的工作已经准备就绪。市政厅和镇议会的先生们挨个检查着店铺的货物和消防措施。

    “伊洛蒂小姐,二位长官?”一个身穿体面执事服的中年男人在苍月山的街市入口向三人招呼,“请随我来。”

    “等会就让你见识下鹤浦七大不可思议之一?”伊洛蒂踮起脚尖,在格里菲斯的耳边轻声说道?“你可以不要失礼噢!”

    不要失礼?什么事会失礼?格里菲斯在执事的带领下穿过长长的商店街?绕过一块白石砌成的平台?来到一座精致而优雅的小楼前。

    “小姐,伊洛蒂小姐到了,”执事先生轻叩房门,随后便退了下去。

    随着红色的门楣打开,让人舒适的凉意迎面而来。三个年轻人在门口玄关脱了鞋,在舒适的灯光照明下走进内室。

    平滑的地板上散发着丝丝凉气,走廊的左右两边有几间小户,隐约能听到屋内的窃窃私语。

    格里菲斯手按佩剑,警惕地四下张望着。

    走廊的尽头是一间宽阔的内室,转眼间眼前的一切豁然开朗。白色的蜡烛从墙上的灯盏中照亮房间,木制的地板和陈设上散发着淡雅的香气,让人心生旖旎。

    在房间的正中,一位绝色的窈窕女子恬静地站在那里。她穿着单薄的丝裙,披着如同彩虹般炫彩的绸缎,如画的眉目间双眸宛若一波秋水,瀑布般的黑色长发垂到光滑纤细的脚踝边。

    格里菲斯的心头仿佛被重击了一般,几乎立刻就要拜倒在她的裙下。

    “晚上好,阿兰黛尔小姐,”伊洛蒂轻轻提起裙摆向面前的美人行礼,“这两位是格里菲斯·布兰顿见习骑士,安柏·罗泽丽忒见习调查员。”

    “晚上好”阿兰黛尔甜美的嗓音好似林间的夜莺,简单的话语便能勾起无限的遐想。

    格里菲斯觉得自己的喉咙干渴得像要喷出火来一样,想要开口乞求美人多说几句,但是又无法开口。与此同时,阿兰黛尔向他投来好奇的目光,那弯弯的眉眼让人无法抗拒地沉醉进去。

    在他的身边,安柏一脸茫然地盯着阿兰黛尔。

    “格里菲斯,你能出去一下吗?我要换衣服了。”伊洛蒂转身对见习骑士说道。格里菲斯听到了她的每一个词,但就是无法动弹。

    “男士在这里有些不方便。”阿兰黛尔带着淡雅的微笑,从见习骑士身上收回视线。

    在那一瞬间,格里菲斯突然找回了意识。他立刻察觉到了自己的失礼,飞快地道歉然后退了出去。

    我刚才这是怎么了?退出来的格里菲斯回到走廊上,坐在墙边等着屋里的动静。

    刚才的事情他越想越尴尬,竟然会在初次见面的女子面前如此失态。

    格里菲斯开始揉脸,烦恼地来到庭院里散散心。

    突然,他看到光线不明的回廊上出现了一个扭曲而惊悚的活物。

    那个活物——实在很难称之为人类,只能说是活物——轮廓像是人类,但是容貌和骨骼已经发生了畸变。他穿着奇怪的教会服饰,头戴未曾见过的饰冠,从格里菲斯的面前缓缓走过。这张看不清楚的面孔和穿着长袍蹒跚而行的身形让格里菲斯感觉到恍如恶梦一般的困惑感觉。

    但是,格里菲斯有一个念头非常清晰,那便是鹤浦镇竟然存在着一个神秘的教团。他两步追了上去,却再也没有看到那个活物的踪迹。

    精致而寂静的庭院可以望见矮墙外人来人往的祭坛,却将一切喧闹和视线挡在墙外。在庭院的中心立着一块小小的石碑。上面有一段关于祭奠的记载。

    “那是距今1000年的故事,还是第二纪元开始的时代,

    “有个病弱的少女来到苍月山上采药,她太过专心了,不知不觉来到一个山顶的湖面,寒冷的季节,湖面已经结冰,

    “从小时候开始,大人们就一直叮嘱她绝对不可以到冰湖那里去。实在要去那里的话,必须要有大人陪同。

    “天色渐暗,林中的恶鬼出现了,

    “恶鬼仿佛要让她带路到村子里一样尾随着她,照这样下去,恶鬼会被带回村里的,

    “【只求不要让恶鬼接近村子】

    “少女这样想着,向湖心小岛走去,一边走一边在冰上跳起舞来。

    “恶鬼向她亮出獠牙,

    “少女虽然害怕,但是她继续舞蹈,直到恶鬼与她来到冰湖的中心。

    “从那以后,恶鬼再也没有出现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

    这便是花见祭奠的起源。

    这时,安柏推开房门,朝着见习骑士招招手。

    “快来!你一定不能错过这个!”

    格里菲斯丢下杂乱的念头,飞快地跑了进去。在敞亮的屋内,几位侍女吹奏起长笛和七弦琴,伊洛蒂换上了薄纱和丝裙、披上炫彩的绸缎,跟随阿兰黛尔的舞步翩翩起舞。

    两人在悠扬而动人的旋律中舞动,锦绣随着她们轻盈优美的身段旋转飞扬。白色的纱裙如同白雪,在光芒错落间,仿佛雪夜缤纷的花瓣随风轻舞。

    这种舞蹈与拜耶兰光华璀璨的舞会截然不同,少女们纯净而精湛的舞蹈中好像在讲述古老的故事,让人情不自禁地沉浸在幸福而哀伤的回忆中。

    格里菲斯被深深吸引了,每一秒都变得无比珍贵。在美妙的舞姿和乐曲中,他忧虑着两人的舞蹈可能会终止,希望这一刻能永远持续下去直到永恒。

    乐曲终究还是结束了。

    阿兰黛尔挽起飞扬的秀发来到伊洛蒂身边,和她低声说了几句,接着便在几位侍女们的簇拥下走进里面的房间。

    被留下的侍女走上前来,帮伊洛蒂整理衣裙和妆容,又给她端来一杯清茶。

    “好看吗!”伊洛蒂端着茶杯,开心地来到格里菲斯和安柏面前,酥胸还在随着喘气起伏,“我要在祭奠上表演这段独舞,作为仪式的最后部分。”

    “太好看了,叹为观止!”安柏由衷地说道,“我一秒钟都不会错过的!”

    “嘿嘿,谢谢!”伊洛蒂轻轻向前迈了一步,凑近格里菲斯,“你觉得呢?”

    “非常迷人,”见习骑士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尖,往后退了半步,“诸神在上,没有欣赏过刚才的舞蹈就不算真正活过。”

    “哈哈哈,那也太夸张了!”伊洛蒂的笑声就像是风中的银铃。她指指里屋,小声说:“阿兰黛尔是去年的花见少女,我还有许多的舞步没有学到呢哦对了,她的家族是本地的名门世家,格里菲斯你有空的时候别忘了正式拜访呀!”

    ……

    当晚的彩排进行了好几次。等到离开的时候,祭奠所在的苍月山上夜色已深,遍布灯火和游人。

    “格里菲斯格里菲斯,我需要你的帮助!”

    伊洛蒂躲在大树后面,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书摊:“为了让我早日成为序列9‘读者’,去帮我买两本本,不对,书籍吧!”

    这有何难。格里菲斯点点头:“要买什么?”

    “你告诉摊主,就要《琉璃的颜色》,《狂乱的贵公子》,还有,恩,《夭色》!”

    “没问题,不过你为什么不去直接挑选呢?”

    “别问这么多!”伊洛蒂突然张牙舞爪起来。

    “行吧,还有什么我要注意的吗?”

    “有有有,你可千万不能打开看啊!”伊洛蒂高深莫测地说道,“里面的内容不适合你。”

    格里菲斯来到书摊前,非常认真地报上书名。

    摊主用一种恐惧又惊疑的表情看了他一眼,缓缓地从书堆里抽出三本小册子。

    “还要别的本子吗?”

    原来这就是本子啊!格里菲斯惊叹了一句。他听嘉拉迪雅说起过一句,但是从未有机会。

    “要不要试试看别的?”摊主从最上面翻出两本,“比方说这本,《黑暗密林中的精灵与兽人》,或者说这本,《公主骑士》。”

    ……

    “我错啦我错啦!”伊洛蒂抱着头,“可是未成年人不能买本子,我只能拜托你啊!只要购买人成年,就不算违禁了不是吗!”

    格里菲斯伸出手向两边拉她的耳朵。

    “不怪我不怪我,要批评就批评罗兰骑士啊!”

    “和罗兰骑士有什么关系?怎么又是他?”格里菲斯大吃一惊。

    “因为是他发明的啊,据说,”伊洛蒂翻开《公主骑士》,指着让人无法描述的画面说道,“这一本就是他得代表作。他还自称这是兴趣使然的小作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